分站 > 广州 > 广州资讯 > 广州“双面”公务员:我的心里关着老虎

广州“双面”公务员:我的心里关着老虎

2015-01-08 09:14:54来源:新快报热度:评论

许光,36岁,广州市直某机关公务员,正科级干部。在单位笑脸迎人,回到家一宿无话;遇领导训话仍然手心冒汗,熬了11年升职还是落选。

离开时,他一面跟同事七荤八素地嘻嘻哈哈,一面打卡。“21时20分,”他扯开嗓门喊:“呀,今天快了半小时啊!”好像得了什么便宜,瞎乐到不行。对他而言,加班,已是家常便饭。

回到家大部分时间,都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抽烟。

回到家大部分时间,都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抽烟。

步出单位,一个转身,他的笑容,戛然而止……

直到上了地铁,蜷倚在角落里,一路无话的他才回魂似的,记起身旁的记者,吝啬地挤出3个字:“累死了。”说着,他掏出手机,刷屏。

许光,36岁,广州市直某机关公务员,正科级干部。两个多月前,单位岗位调整,最具条件升副处长的他,落选了。“不少同事私下安慰我,让我看开点,有真心的,当然也有看笑话的……”遗憾的舆论听多了,自谦的话说多了,许光越来越觉得不是滋味。

“每个人心里都关着一只老虎。它不醒还好,一醒,你会难受。因为它吼出了你的内心。我听见了,那叫憋屈。”

在单位,他工作如常,谈笑无异。回到家,人就蔫了,常一宿无话;要么,突然对最亲的人发无名火。最要命的,是失眠、偏头痛的频率越来越高。

“有时克制太久,如橡皮筋绷得过紧,一断,就废了。”他讨厌这样,但对自己无能为力。

十年人世沧桑,早把个性磨平

“从小,我妈就天天念叨,要我争气,努力读书,长大有个铁饭碗,不受人欺负。”

许光出生农村,从小成绩名列前茅,是家中父母和妹妹的骄傲。“我要做的,就是走出农村,找份体面的工作。”

笔试、面试、体检……天南地北参加了四五次公务员考试后,许光终于如愿当上了广州市一名公务员。“刚开始,工资很低,说出来,别人都不相信。”许光觉得,虽然低薪,但毕竟体面、稳定,还会有一些福利,特别是满足了父母的愿望。

他安安心心地开始“朝九晚五”的规律生活。“在机关基本上学不到多少专业知识,更多是写作和人际沟通能力,且局限于官场沟通。”

许光说,十年人世沧桑,他已经把自己的个性磨平了。

在领导、同事面前,他从不争、不论;无一日不小心谨慎,只表现阳光、积极的一面。“退一步,海阔天空;忍一时,风平浪静。”也正因如此,许光在单位人缘很好,曾连续三年,都被评为单位优秀员工。

平日里,他主要的工作是拟讲话稿、写工作报告,负责单位的学习和精神文明建设等。以前,工作多到做不完时,他已会失眠和焦虑。

“每次遇到领导对我工作不太满意时,我就特别紧张,一紧张,手心不断冒汗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几乎没有解压的方法,只能告诉自己‘不要想太多’。”许光至今仍保留一个习惯:裤袋里藏一条手帕。

升职一朝泡汤,越发感受到煎熬

半年前,单位酝酿一轮较大的人事调整,本来他最有希望得到升职机会,领导也多次透出风声,意指副处人选可能是他。然而,两个月前公布结果时,他大倒热灶,位置被另外一个人拿走了。

“口头说着无所谓,也必须说无所谓。因为我没得选。”人往往最难自欺。内心深处,许光对这次升职的滑铁卢,非常痛苦,“熬了11年,我才从办事员熬到了正科级干部。官场中,论资评级,如果错失一次机会,意味着可能再等至少两三年,到时候年龄一卡,就会落后别人很多步。”

反腐深入、养老并轨、大部制改革、车改……近期,国家开展了针对公务员制度的一系列改革。“我身边的同事都在抱怨公务员越来越不好当。尤其那些90后,动不动就说不想干了。但大家都是嚷嚷的多,真正离职的,毕竟少数。转型?说着容易。豁出去的勇气,大部分人没有。”

公务员光环的减弱,职位调整的打击,让许光越发感受到煎熬。“毕业十年同学聚会,不少做生意的同学都开豪车,连在私企工作的,工资也不知道涨了几截,把我甩出去几条街……一对比,你说完全心如止水,不动念?怎么可能?反正我做不到,毕竟是俗人一个。”

许光也曾想换环境,但找不到机会。“我都能预见5年后、10年后、15年后是个什么样子……”

凡事藏心里,变得敏感和易怒

许光说他现在是中年困惑,进退两难。

他并不愿与父母、妻子过多交流工作事情,宁可一个人空洞地抽会闷烟。哪怕是之前有望升职,他都没跟妻子说。“怕她知道后,话多。有时挺烦的。”习惯了凡事尽可能藏在心里自己扛的他,恐怕是憋出了内伤。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敏感。

老婆说了一下同学老公升为总经理,他听着特别刺耳,觉得是在影射他没用,莫名火突如其来,“狠狠喷了她几句难听的话,然后我们大吵了一架”。

以前小孩功课不好,他晚上会抽空专门辅导。现在他失去了耐性,觉得孩子怎么这么笨,有时忍不住横竖使了一顿脸色,把孩子吓坏了。“事后觉得挺不应该的。气都撒孩子身上了,算什么呢。”

甚至在外吃饭,上菜慢一点的话,他现在都会拍桌子大发雷霆。他也意识到,自己愈发人格分裂了,但又不知怎么与家人、朋友说出这孤独、挣扎、不痛快的心境。

聊到一半,许光突然中断了记者的采访,他说他hr369.com讲不下去了。数声“对不起”后,他抽起了烟,一根接着一根。无话。

读心

“我不愿意,在熟人面前示弱”

记者:心累?

许光:比较压抑,但觉得还能控制,仍未崩溃(笑)。

记者:坚决自己扛?

许光:自己排解,其实也算不上多大点事。别人也帮不上什么忙,说什么好呢?说了又能怎样?而且我不愿意在熟悉的人面前示弱。

归根到底,人总是孤独的。

记者:“双面人”的日子,需要演技。

许光:很多人都这样吧。亲人面前,什么脾气都可以发,但领导、同事面前,你敢吗?

记者:对未来有什么想法?

答:熬吧。

医说

可能是阳光抑郁症 要学会寻找内心阳光

主讲人:广州市心理危机与干预中心副主任徐文军

许光的这种状态,是现在许多工作白领都会有的心理亚健康,阳光抑郁症。

这类人,往往对自己要求非常高。防御心重,有自卑感。因为小时候往往有个强势的父亲或母亲,对其要求严格,他从小顺从惯了,因此会对能够影响他的、有权威的人产生惧怕感,要面子,尽量压制自己的真实情感,遇到问题的时候习惯自己承受,从不信任别人能够坦诚地帮助自己,从而陷入抑郁。但到了另外一个环境,又可能表现愤怒、冲动的情绪。

当你了解和认识自己的问题后,自救的办法是学会寻找内心的阳光。

怎么找?悲伤、愤怒、不满等情绪要及时发泄出来,当然不是对家人、他人发无名火,而是通过倾诉。如果不能与人倾诉,可通过运动、音乐、打坐来疏泄。


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

上一篇:广州:残障员工不比其他人差
下一篇:广州老板欠工资25万逃跑 改换姓名在贵州当保安

分享到: 收藏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

分享知识与资讯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