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站 > 广州 > 广州资讯 > 中国不再具有优势?成百上千非洲人离开广州

中国不再具有优势?成百上千非洲人离开广州

2016-07-05 09:19:48来源:澎湃新闻热度:评论

安哥拉妇女头顶购物袋,索马里男子穿着长袍兜售兑换外汇,维吾尔餐馆在街上宰羊,刚果商人从中国人商铺订购内衣,尼日尼亚男子到非洲酒吧喝一杯青岛啤酒,吃非洲特色米饭。

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转型通道,相当多的非洲人正在离开曾给自己带去淘金机会的中国城市。

两年前的广州小北路还是人声鼎沸,充满着浓郁的非洲风情:安哥拉妇女头顶购物袋,索马里男子穿着长袍兜售兑换外汇,维吾尔餐馆在街上宰羊,刚果商人从中国人商铺订购内衣,尼日尼亚男子到非洲酒吧喝一杯青岛啤酒,吃非洲特色米饭。

环绕着天秀大厦的广州登峰城中村,曾聚集着大量的非洲移民,因此被称为"小非洲","巧克力城"以及"广州布鲁克林"。广州的三元里到小北是非洲黑人集中地区,是中国三个外国人在华聚居群落之一。

根据维也纳大学非洲研究教授Adams Bodomo的统计,截至2012年,有10万名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蜂拥到广州。如果这个数据是准确的,那么这个地区就是亚洲最大的非洲侨民社区。

但是,据CNN记者近期的报道,如今这个地方却早已没有两年前的热闹,曾经的"巧克力城"现在似乎跟中国大多数街区没什么两样,在过去的18个月里,成百上千的非洲人已经离开广州。

广州给非洲人带去淘金机会

20世纪90年代中期,非洲人开始涌入广州的工厂,生产从洗衣机到假冒李维斯牛仔裤等一切东西。

中国的市场经济已经开放,2000年,北京举行了首届中非合作论坛,跟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建立关系。超过100万中国人离开中国来到非洲国家。由于唐人街在拉各斯和科纳克里出现,更多的非洲人也开始思考去中国。

香港大学非洲研究讲师Roberto Castillo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,移民中国的非洲人跟移民西方的非洲人类型不同。那些去欧洲的人通常被剥夺权利、没有寻求安定的机会。在中国的非洲人更具有创业精神,他们当中许多人具有经济能力并能探索新地方。

《非洲人在中国》一书所作的民调显示,在中国40%的非洲移民拥有大学文凭,一些人还有博士学位。

索马里商人Ali Mohamed Ali是一名保险专业的大学生,在广州从事物流工作,他告诉CNN,自己的五个兄弟姐妹都去了欧洲,要么开出租要么做保安。但在中国,机会更多一些。

Madina Diallo说,自2002年,他每年出口250个集装箱到他的家乡几内亚,销售从床垫到爆米花机等商品。每个集装箱可以赚1500美元,一年可以赚约 38万美元。这在一个人均国民总收入为470美元的国家来说,是一笔真正的财富。

还有一些非洲人在广州建立了港口货运公司。

对非洲人来说,假冒商品也是一种摇钱树。

塞内加尔前飞机工程师Moustapha Dieng告诉CNN记者,在2000年的时候,非洲人仍然从美国进口原装耐克和阿迪达斯。

"当我们开始从中国购买假货,我们可以在塞内加尔以跟美国真品同样的价格卖出它们。没有人知道中国和它造假的事情。我们的盈利超过100%。"Moustapha Dieng说。

广州已然成为一座金矿,更多的非洲人涌来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5年1至11月,常住广州的非洲人达5208名。

中国经济日渐成熟,生产力要素价格上涨

非洲人大量涌入广州的背后,是中非经济关系的不断升级。单纯就贸易数据来看,截至2014年,中国已自2009年超越美国连续五年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国,中国对非投资存量超过了300亿美元,对非贸易与投资额分别是2000年的22倍和60倍。

如今,非洲人的中国梦今天破裂有多个原因,其一就是中国经济正日益成熟。

Moustapha Dieng告诉CNN记者,首先,随着"中国制造"名声传遍世界,非洲消费者意识到他们买的是物美价廉的东西,自然只肯支付低价。

其次,在日益增大的国际压力下,中国政府保护全球品牌的知识产权意识增强,对商标侵权实施更严厉的惩罚。

Moustapha Dieng向CNN记者出示广州一家工厂主给他发的简讯,上面说,"从2016年开始,不要再复制阿迪达斯、耐克、联合利华的商标。"

此外,中国商品出厂价也在上升。Moustapha Dieng说,这是因为汇率以及中国工人薪资上涨。

自从2001年以来,中国制造业时薪平均每年上涨12%,而人民币升值也削减了利润率。中国的竞争力在消退。

需要指出的是,中非合作正从一般贸易转向产能升级合作。迄今已有3000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兴业,中国与非洲双边贸易进出口已达1.11万亿元人民币。

"小外交官":广州的非洲人数量在下降

Felly Mwamba是广州的一个"小小外交官"。

每个非洲国家在广州都有一名"大使"——由其所在国家的侨民选出。他们负责跟中国警方联络,仲裁内部纠纷,组织社区活动。

"大使"们还追踪他所在社区的本国人口数量。移民在抵达广州之后,常常到社区领袖那里进行非正式注册。

Felly Mwamba说,2006年广州的"小非洲"有1200名刚果人。今天,他相信这个数字下降到500人。

几内亚和塞内加尔的"大使"也向CNN报告了同样的下降趋势。

Emmanuel Ojukwu自称自己是在华非洲人的领袖,至少他是尼日利亚社区的"大使"。他表示:"很多人圣诞节都回去了,之后就没回来。"

香港中文大学专门研究广州全球化现象的人类学教授 Gordon Matthews 指出:"事实上,广州的非洲人数量在明显下降"。

在中国生活了13年之后,Mwamba自己也决定回国了。

"每个非洲人都想回到自己的祖国去创建点什么,我们在这里学到了如何经营小工厂,如何做生意。我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家园并运用这些知识。" Mwamba认为离开广州不是走回头路,而是一种新的开始。


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

上一篇:广东高温补贴标准9年未有提升 市民吐槽补贴过低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

分享知识与资讯

分享到